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0000866.com >
【兰大新闻学子重走西北角】昭化古城:悠悠岁月里守望千年
发布日期:2021-10-05 14:14   来源:未知   阅读:

  昭化古城地处四川广元,被白龙、嘉陵两江环绕,横亘于嘉陵江大剑山的牛首山为古城提供了天然屏障,用自己的千岩万壑衬托出古城的风采神韵。古城里的老人蹲在街边说着话,孩童们在青石板路上追逐奔跑。古城见证了蜀汉政权兴衰,而今孕育着新的生机与活力。

  “不听评书,妄来古城啊!八点半准时开讲!”一位老人拿着喇叭在门口吆喝着,他就是茶园的主人苟银春。已过耳顺之年的他师出四川评书大师袁绍成,站在台子上已近四十年,已经成为古城的一张名片。

  盖碗茶、黑木椅、三尺方台、一块醒木构成了这方曲艺茶园,茶园倚靠在古城苴侯街的一隅。茶园门脸不大,走入其中却自成一片天地,墙上贴了不少字画,茶园正中间的评书台上一个“评”字格外显眼。苟银春的儿子苟中祥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开始学习评书,现在的茶园中经常听到的是儿子的说书声,苟中祥自叹与父亲的功力相差甚远。虽然他自幼学习评书,但登台说书也不过七八年,父亲身为“三国文化蜀道名嘴”,对他的要求极高,“能说”到“登台”的距离只能由汗水来衡量,苟中祥也十分珍惜在台上的机会,每一场评书都会竭尽全力,时常“嗓子沙哑,腿都软了。”即使如此苟中祥对评书依旧热爱,希望将评书艺术传承给自己的女儿,虽然在评书届女性评书艺术家屈指可数,但他还是想让更多的人都能够听到古城的故事。

  “20块一位,一盏盖碗茶。”这就是茶园听书的“标配”,谈及营收,苟中祥表示,这两年来由于疫情的影响,茶馆的经营状况不太乐观,不过每晚仍有不少听客上座,最叫座的是《张飞挑灯夜战马超》。“回头客很多,来一次听一次。”苟中祥说道。四川评书自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以来,吸引着不少游客前来,古城也因为这一方茶园,平添一层江湖气息。

  顺着评书茶园所在的小巷一路向前,长廊一侧摆放着许多不规则的木牌,木牌上刻画着各式各样的网络流行语,这些木牌来自一家木刻文创店。望进门店,三张红木桌上大大小小的木刻工艺品琳琅满目,神话人物、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亭台楼阁……小件小巧精致、大件大气恢宏,“麒麟送子”“三羊开泰”每件作品都有其深厚的民俗意蕴。

  木刻店的老板范中建接触木刻已有十年,如今手艺精湛,范中建打小就在昭化的农村长大,早年在上海做木材生意,“我就是个半路出家的。”2011年看到了文玩市场的火爆后转而拜师学习木刻。2016年时昭化古城已经在蜀地小有名气,范中建说:“2016年的时候刮了一阵风,流行辞职不干,到处走走看。”他决定回到昭化小镇,他身上有着许多川北人共有的特质,洒脱肆意、自由随性。相比当初在上海,如今开在昭化小镇的木刻店生意不太景气,谈及此,范中建并不苦恼,“这里更清净,生活也惬意很多,我很喜欢。”

  面对目前的经营状况,范中建在创收方面做了一些新的尝试,门口的那些木牌就是范中建的一个小想法。通过将木牌租给游客拍照的方式营收,创意十足。“边角木料放着也是放着,所以就废物利用嘛”,被问到创意来源时,范中建介绍到“结合古城的特色嘛,昭化是三国旧地,文化深厚,我们当地有些老人毛笔字写得很好,我就想着找他们写一下”,为范中建题字的是住在巷尾的一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老教师。将潮流元素融合于民间工艺中,这样的创意赢得了许多年轻游客的喜爱,不仅营收额得到了大幅提高,范中建也因此获得昭化古城管理局授予的文创类创新人才奖。

  古城街边的一处房子悬挂着刻有“悟石丹青”的木制牌匾,大门虚掩莫名让人想要进去一探究竟。推开那扇木门,屋中墨香扑面而来,不到20平米的木屋简陋朴素,几盏灯泡是整个房间的主要光源,靠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房间挂满的书画。一个身穿白色马褂的老人坐在藤编摇椅,“随便看看吧!”说罢起身拿起他的白瓷茶杯。老人注意到我手中的相机,“我原来也照相的,那时候我用海鸥牌照相机,你们都没见过吧。”遇到“同行”倍感亲切,我们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打开了话匣子。

  墙上一幅幅字画的落款写着“黄万金”,他笑着说:“我的名字宝气得很,父母起的。”黄万金在40年前是国营照相馆的一名摄影师,如今80岁的他也是一名业余的书画爱好者。只有初中学历的他无师无派,因为热爱中华文化艺术,自学摸索书画意蕴。狭小的房间里占据最大空间的是他平时创作用的桌子,桌子上的毛毡已经被墨水染花,毛笔、砚台、墨水凌乱无序地散落在一旁。

  “我就是热爱书画,我不是什么大师,我也没有什么风格!”黄万金总是这样说道,“无门无派无师承,有情有义有精神。”这是黄万金自己做的诗,苍劲洒脱的笔锋和无欲自在的心境就是他自成的风格。曾经有人来买他的画,黄万金以“他们不懂我的(字)画”拒绝交易,淡泊名利的他仿佛努力在和“黄万金”这个名字相悖而行。

  昭化古城的人同这里的山水一般,有一股灵秀之气。古城乍看之下并不起眼,但众多院落、街道蕴藏着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古城的民居建筑、文化品位,原汁原味又生机勃勃。今年昭化古城也在第二届世界研学旅游大会上被授牌为世界研学旅游组织合作认证基地,昭化古城是四川省唯一被授牌的基地。在各种文化活动、文创产品、土特产、人文精神的加持下,未来古城文旅融合的路径一定会越走越通畅。

  (作者孙永超、邓泽玉、梁春雨、韩雨桐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指导教师李娟、李娟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

  昭化古城地处四川广元,被白龙、嘉陵两江环绕,横亘于嘉陵江大剑山的牛首山为古城提供了天然屏障,用自己的千岩万壑衬托出古城的风采神韵。古城里的老人蹲在街边说着话,孩童们在青石板路上追逐奔跑。古城见证了蜀汉政权兴衰,而今孕育着新的生机与活力。

  “不听评书,妄来古城啊!八点半准时开讲!”一位老人拿着喇叭在门口吆喝着,他就是茶园的主人苟银春。已过耳顺之年的他师出四川评书大师袁绍成,站在台子上已近四十年,已经成为古城的一张名片。

  盖碗茶、黑木椅、三尺方台、一块醒木构成了这方曲艺茶园,茶园倚靠在古城苴侯街的一隅。茶园门脸不大,走入其中却自成一片天地,墙上贴了不少字画,茶园正中间的评书台上一个“评”字格外显眼。苟银春的儿子苟中祥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开始学习评书,现在的茶园中经常听到的是儿子的说书声,苟中祥自叹与父亲的功力相差甚远。虽然他自幼学习评书,但登台说书也不过七八年,父亲身为“三国文化蜀道名嘴”,对他的要求极高,“能说”到“登台”的距离只能由汗水来衡量,苟中祥也十分珍惜在台上的机会,每一场评书都会竭尽全力,时常“嗓子沙哑,腿都软了。”即使如此苟中祥对评书依旧热爱,希望将评书艺术传承给自己的女儿,虽然在评书届女性评书艺术家屈指可数,但他还是想让更多的人都能够听到古城的故事。

  “20块一位,一盏盖碗茶。”这就是茶园听书的“标配”,谈及营收,苟中祥表示,这两年来由于疫情的影响,茶馆的经营状况不太乐观,不过每晚仍有不少听客上座,最叫座的是《张飞挑灯夜战马超》。“回头客很多,来一次听一次。”苟中祥说道。四川评书自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以来,吸引着不少游客前来,古城也因为这一方茶园,平添一层江湖气息。

  顺着评书茶园所在的小巷一路向前,长廊一侧摆放着许多不规则的木牌,木牌上刻画着各式各样的网络流行语,这些木牌来自一家木刻文创店。望进门店,三张红木桌上大大小小的木刻工艺品琳琅满目,神话人物、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亭台楼阁……小件小巧精致、大件大气恢宏,“麒麟送子”“三羊开泰”每件作品都有其深厚的民俗意蕴。

  木刻店的老板范中建接触木刻已有十年,· 法思营销公司为中国工业品企业“镀,如今手艺精湛,范中建打小就在昭化的农村长大,早年在上海做木材生意,“我就是个半路出家的。”2011年看到了文玩市场的火爆后转而拜师学习木刻。2016年时昭化古城已经在蜀地小有名气,范中建说:“2016年的时候刮了一阵风,流行辞职不干,到处走走看。”他决定回到昭化小镇,他身上有着许多川北人共有的特质,洒脱肆意、自由随性。相比当初在上海,如今开在昭化小镇的木刻店生意不太景气,谈及此,范中建并不苦恼,“这里更清净,生活也惬意很多,我很喜欢。”

  面对目前的经营状况,范中建在创收方面做了一些新的尝试,门口的那些木牌就是范中建的一个小想法。通过将木牌租给游客拍照的方式营收,创意十足。“边角木料放着也是放着,所以就废物利用嘛”,被问到创意来源时,范中建介绍到“结合古城的特色嘛,昭化是三国旧地,文化深厚,我们当地有些老人毛笔字写得很好,我就想着找他们写一下”,为范中建题字的是住在巷尾的一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老教师。将潮流元素融合于民间工艺中,这样的创意赢得了许多年轻游客的喜爱,不仅营收额得到了大幅提高,范中建也因此获得昭化古城管理局授予的文创类创新人才奖。

  古城街边的一处房子悬挂着刻有“悟石丹青”的木制牌匾,大门虚掩莫名让人想要进去一探究竟。推开那扇木门,屋中墨香扑面而来,不到20平米的木屋简陋朴素,几盏灯泡是整个房间的主要光源,靠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房间挂满的书画。一个身穿白色马褂的老人坐在藤编摇椅,“随便看看吧!”说罢起身拿起他的白瓷茶杯。老人注意到我手中的相机,“我原来也照相的,那时候我用海鸥牌照相机,你们都没见过吧。”遇到“同行”倍感亲切,我们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打开了话匣子。

  墙上一幅幅字画的落款写着“黄万金”,他笑着说:“我的名字宝气得很,父母起的。”黄万金在40年前是国营照相馆的一名摄影师,如今80岁的他也是一名业余的书画爱好者。只有初中学历的他无师无派,因为热爱中华文化艺术,自学摸索书画意蕴。狭小的房间里占据最大空间的是他平时创作用的桌子,桌子上的毛毡已经被墨水染花,毛笔、砚台、墨水凌乱无序地散落在一旁。

  “我就是热爱书画,我不是什么大师,我也没有什么风格!”黄万金总是这样说道,“无门无派无师承,有情有义有精神。”这是黄万金自己做的诗,苍劲洒脱的笔锋和无欲自在的心境就是他自成的风格。曾经有人来买他的画,黄万金以“他们不懂我的(字)画”拒绝交易,淡泊名利的他仿佛努力在和“黄万金”这个名字相悖而行。

  昭化古城的人同这里的山水一般,有一股灵秀之气。古城乍看之下并不起眼,但众多院落、街道蕴藏着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古城的民居建筑、文化品位,原汁原味又生机勃勃。今年昭化古城也在第二届世界研学旅游大会上被授牌为世界研学旅游组织合作认证基地,昭化古城是四川省唯一被授牌的基地。在各种文化活动、文创产品、土特产、人文精神的加持下,未来古城文旅融合的路径一定会越走越通畅。

  (作者孙永超、邓泽玉、梁春雨、韩雨桐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指导教师李娟、李娟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

  • Power by DedeCms